回到顶部
当前位置: 主页 >  品牌文化 >  酒鬼专题 >  百岁老人一等奖 >  抗美援朝老兵石国富

抗美援朝老兵石国富

时间:2016-12-14 11:5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抗美援朝老兵石国富
  石国富,家住花垣县补抽乡高岩村,苗族,抗美援朝老兵,1926年9月出生,90岁。他的妻子杨帕秀84岁。他们有3个儿子,均已婚,与他们一起生活的三儿石正良是建档立卡扶贫户,其妻子也在很多年前离家出走。
  石国富是一个英勇无畏的志愿军战士。当年他是是中国人民志愿军47军139师416团担架连战士,1951年正月入朝,1954年回国。他本人身高马大的,至少有175厘米,修过飞机场,打过宁津江阻击战,往阵地扛弹药,抬伤员下阵地。他膝盖骨关节受伤,是残疾退伍军人。可惜的是他的退伍证书和奖章等在1989年的一场大火连同村里20多栋住房都化为了灰烬。可惜的是他现在耳朵背了,许多当年的烽火硝烟、浴血奋战的故事已经深藏在他的心底了,就是他的儿子也是知之不多。
  石国富是一个重情义重担当的苗族汉子。他当年娶了本村的孤儿杨帕秀,婚后几天抚养杨帕秀的奶奶去世了,是他把奶奶埋葬了的。之后没有几天他就出征朝鲜。他退伍回家,他不仅养育了3个儿子,自己修了2栋房屋,买了一栋当年生产队的房子,帮3个儿子成家。他而且承担了死去的大哥留下的孤儿的抚养重担。杨帕秀父母都是在她很小的时候害麻疹死去的,而杨帕秀在奶奶去世时也不晓得哭泣。杨帕秀会绣花,但是非常不喜欢热闹,从来不去赶场,用石国富说的是见不得客,做客送钱、买东西都不敢。但是他们夫妻依然那么相依相伴、恩恩爱爱,石国富老人没有对妻子有一点点的嫌弃。
  石国富是一个苗族巴代文化的传承人。他父亲是一个第六代巴代扎法师,当年村里人敬重他父亲为村里扬善惩恶,他按照村里人和家传的要求接过了父亲的法坛,成为了第七代巴代扎,担负起了传承起了苗族古老巴代文化的重担。已经90高寿的他穿起红色法衣、戴上官扎、手拿司刀、吹起铜号、打起绺巾舞,神态依然那么道骨仙风,不仅精气神十足,而且充满神秘色彩。当年他做过许许多多的的法事,如今岁月不饶人,没有再做法事了。现在巴代法坛设在大儿子房屋的堂屋,他的大儿子已经接坛。他还是一个多面手,会舞龙,会耍狮子。
  石国富是一个节俭好动的健康老人。老人居住的苗寨坐落在大龙洞峡谷的半坡上,绿水青山、空气清新。他家的庭院外就是一大片参天大树、还有一条潺潺流水的溪沟。他把政府补助给了需要帮助的儿子、侄儿之后,自己仅留下一点点钱赶场买东西。他不仅要到10多里外的大兴寨赶场,还要到20多里远的吉卫乡场赶场,不少一场。老人说当年困难时期他把死人的旧衣服都扒下来穿,一直到穿到烂还是不够穿。现在生活好多了,但是他对别人送的一件呢子军服情有独钟。他平时饮食清淡,以素食为主。
  石国富是一个憨厚随和的老人。现在每天都要和村里一起参加抗美援朝仍健在的老兵杨冬云一起聊天。比他小一点的杨冬月老是拿他开玩笑,说石国富比他小,因为他没有长牙齿。其实石国富的牙齿脱得差不多了。杨冬月总是说自己是通讯兵,说石国富是抬死人的,老人也是抿着嘴巴笑着听他说。如今村里跟他一起参加抗美援朝的5个老兵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个了,尽管家里不富裕,但是每年有20000多元的伤残抚恤金,政府在春节等还有慰问,他已经很知足了。
 

老兵的军礼,一个老军人的本色不改


恩爱夫妻,老伴扯着丈夫的白眉:都老了。


得了一瓶酒鬼酒,闻起来好香好香,一个人还舍不得喝。


拿去和老战友搞一口,互祝幸福生活好生过。


老伴也闻闻湘泉酒香,有福同享天长地久。


如今依然吹得响巴代号角,老人家的肺活量还大得很


现在依然耍的动绺巾舞,老人家的身手还灵便的很


两老口享受温馨生活,陋室粗茶淡饭仍乐在其中


政府送温暖,老人知道党和政府没有忘记他,开心的很


两老和他们的小儿子、小孙女在一起快乐生活
没有上一篇了 没有下一篇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