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当前位置: 主页 > 品牌文化 > 酒鬼文化 > 包装篇

独特的包装设计
——开启中国白酒陶瓷包装时代





 
  酒鬼酒、内参酒、湘泉酒系列产品均由中国美术大师、“画坛鬼才”黄永玉题名设计,是中国白酒包装设计典范之作,开启了中国白酒陶瓷包装时代,在白酒品牌包装上综合呈现了中国白酒产品的造型之美、绘画之美、诗词之美、书法之美和意境之美,使承载中华民族文明史的陶器又一次灿烂于世。
       
  1983年2月,黄永玉回湘西老家,受湘西州轻工局之邀,参观了吉首酒厂(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前身)。当时的吉首酒厂还是个小作坊,但凭着传承千年的独特酿制工艺,酒香馥郁,产品还仅在湘西州内流通,售价也只一块七毛钱。黄永玉看到家乡这等美酒居然走不出湘西,心里很不是滋味。离去时他只说了一句:“如果你们相信我,我就能帮助你们!”几天后,黄永玉将设计好的湘泉酒瓶交给了吉首酒厂。
  湘泉酒瓶取材于湘西特有的紫砂陶,瓶体自然浑圆,呈土赭色,瓶身上简洁地呈现着几道被放大的弦纹,质地不细腻,瓶颈自然收缩,以红纸做封口,麻绳做包扎,瓶身贴有红底黑字“湘泉”。
  当时白酒业大行“洋气”之风,面对这个比湘西土布还要土的家伙,大家对这个简单而乡气的土陶酒瓶和包装极不理解,有人甚至说 “不象酒瓶”。一是与时下流行的包装格格不入;二是土陶酒瓶只能通过模型制造,属异型陶瓷,造型、烧结都非常困难,看起来很土,但造价却不低。
面对着家乡人的沉默和茫然,黄永玉只是淡淡地说,如果觉得不行,那就退给他。但如果要做,就按这个酒瓶去灌装一批酒,他会是第一个购买者。
  经过反复讨论,湘西州轻工局和吉首酒厂最终还是接受了黄永玉设计。新包装的湘泉酒在一段时间后问世了,三箱新装湘泉酒送到了北京。黄永玉用设计《猴票》所得稿费,把这三箱湘泉酒买了下来,他要拿这三箱湘泉酒,为家乡做一点实事。很快,黄永玉把湘泉酒送进了北京饭店、大三元饭店和广东省委招待所迎宾楼三处餐饮业的顶级场所,同时,他还在人民大会堂专门请了一次客,把自己的老朋友们都请来,一起品尝自己家乡的这种馥郁美酒。由于他的推荐和吉首酒厂所采取的赠饮方式,加上产自湖南湘西神秘之地,使得湘泉酒在很短的时间就在北京高影响力人群和高档次场所有了很大影响。
  从此,湘泉酒开始供不应求。1992年,吉首酒厂更名为湘西湘泉酒总厂(1996年又改组为湘泉集团)。2011年12月,“湘泉”成为“中国驰名商标”。 
   
  湘泉酒的成功,壮大了吉首酒厂的实力,更增添了黄永玉对家乡酒的信心,便和酒厂商议设计一款更高档次的酒。黄永玉曾回忆说:1987年2月,我在家乡凤凰白杨岭古椿书屋小住。2月7日那天,一个好晴天的上午,轻工局长颜精楚、酒厂的负责人丛恩普、龙志坤和一些同志,知道我回家乡便从吉首赶来看我。闲谈中,我说湘泉酒既然已经打开了场面,稳定了销路,可以考虑搞一个再高一档的酒品。我问,在湘泉酒质量基础上提高一级有没有可能?他们认真地想了想说,有可能。我说,那好!我把好久的一个设想马上弄出来给你们,不过,你们再不要像上一次湘泉酒那样迟疑了!我马上叫五弟媳妇弄一块粗麻布袋来,越粗越好,缝成一个口袋;又让家乡随我多年的年青美术家毛光辉弄来一段一公分多点口径的短钢管,将沙粒塞满小麻口袋之后,中间插上钢管,再用麻绳扎在口袋颈脖子上。实际上这是一个厚实墩墩的小麻布口袋,我为之取了个名:“酒鬼”,并题写了“酒鬼”和“无上妙品”印章。
  酒鬼酒从此诞生了。独特的工艺、独特的香型、独特的包装加上独特的名称,酒鬼酒很快成为当时中国价格最贵的白酒,著名作家蒋子龙品尝酒鬼酒后,欣然写下《酒鬼歌》:“今世出酒鬼,翩然成大器。人皆赞其美,品清香自溢。此鬼最风流,多情亦多趣。称鬼不称神,识高藏玄机。鬼名天下扬,反惹神仙嫉。有此鬼作伴,醉意胜醒意。”
  在黄永玉心目中,色鬼和烟鬼都是彻底的贬义,只有酒鬼,是憨直可爱的。酒鬼酒的整个设计过程很简单,但它可能是中国最早完成CI体系的白酒产品,从命名、瓶型、材质、字画到立意、解注,形意孤绝,妙手天成,构成了别具一格的产品识别体系,书画与造型相得益彰,酒名与解注相映成趣。显然,酒鬼酒的设计是在深谙中国传统美学理念下的随手采撷,是在深厚民族文化积淀基础上的厚积薄发,是大师胸有成竹写意式的一挥而就,无拘无束,清丑顽拙。
  麻袋瓶酒鬼酒面市后,大受收藏者青睐,1996年就有收藏者将酒鬼酒瓶当作“清代麻袋形酒壶”到拍卖行拍卖 ,2001年8月,南方某报又刊载文章炒作酒鬼酒瓶涉嫌抄袭《清代民窑瓷器》一书中所介绍的“清代麻袋形酒壶”。后经黄老亲自南下广州讨说法,报纸才澄清所谓的清代酒壶就是黄永玉设计的酒鬼酒瓶。
  公司为进一步优化产品结构,酒鬼酒公司秘密制订了一个超高端品牌研发计划:(1)目标客户:超高端精英、显要群体;(2)酒基选择:顶级秘藏酒;(3)酒体勾调:公司资深勾调专家;(4)包装设计:美术大师黄永玉。带着这个计划,公司领导人多次拜访黄老并谈及品牌开发之事,黄老欣然答应。
  2004年5月,公司领导亲赴黄老凤凰古城“夺翠楼”家中。此次前来的还有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中国工艺美术协会名誉理事长李铁映,此期间正与黄永玉切磋画艺。黄老介绍说:产品已设计好,就叫“内参”。为何要将此酒取名为“内参”?黄永玉笑而不答,随即取出早已写好的一页小楷,上面写道:“此酒窖藏数量有限,只供给领有正式牌照之酒仙酒鬼欣赏品尝,不作市场推销活动,所谓:‘喝一瓶少一瓶,喝一口少一口之义’,庶几近之,深望向隅之各路瘾君子原谅”。为应和黄永玉所提“内参”,李铁映则亲自为“内参”酒设计了一款挂牌,特提写了“密级”二字。
  现实中,“内参”,内部参考读物之意,指供领导者或一定范围内的人阅读参考的内部文件,一般下发至县团级领导阅读,在有关领导批示允许公开前,内参的内容必须严格保密。而这种用于提供特权信息的刊物统称“内参”,大都被定为国家秘密,有多种秘密等级。黄老与李铁映此次联袂创作设计“内参”酒可谓构思绝妙、珠联璧合。
  通过向黄老了解,“内参”的瓶形造型及纹理启发于旧时流行于民间送礼之用的油皮包纸,但贴上了“内参”红标,体现了“雅源于俗、美藏于凡”的艺术境界;“内参”外盒画有民间金色“长寿锁”,盒盖印有酱宗色火漆封章,与古时官府言机密事之章奏皆以皂囊封章相契,亦称“封事”,为秘密、封存、贵重、珍藏、长久之意。
  “内参”酒瓶的设计集中体现了黄永玉大师“雅积大伪,俗存厚德”的创作哲学和艺术价值观,道出了“内参”酒所寓含的“内部参读、高端专用,秘绝深藏、居高自远”的品牌气质,目前,“内参”酒已成为中国白酒行业艺术价值与经济价值完美统一的超高端品牌,因其品质卓越、路线神秘、限量生产、定量销售,尤受高端消费群体青睐。
  2001年初,酒鬼酒公司高举“文化酒的引导者”大旗,实施从“酒文化”向“文化酒”转变的战略, 7月,北京申奥成功,为庆祝、纪念这一世纪盛事,12月18日正式启动“酒鬼洞藏文化酒工程”,在湘西凤凰县利达洞、奇梁洞建设了“酒鬼洞藏文化酒基地”,精选近400吨已窖藏10年的极品酒鬼酒密封于陶坛,封存于洞中,赋名“酒鬼洞藏文化酒”,定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前夕启封,为中华健儿赴战壮行、助威、庆功,此事件被评为2001年度中国酒业十大新闻之一。黄永玉为此书写《湘酒鬼洞藏文化酒记》,镌刻成碑,立于洞中。
  2008年初,艺术大师黄永玉为酒鬼酒公司设计酒鬼洞藏文化酒收藏版、纪念版产品包装,题写“洞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并创作《洞中酒仙》图。7月8日,“酒鬼洞藏文化酒启封大典”仪式隆重举行。尘封七载的馥郁琼浆——酒鬼洞藏文化酒如期上市,成为见证北京奥运的永恒纪念。
  酒鬼酒公司在白酒行业率先实施“洞藏文化酒工程",提出“洞藏文化酒”概念,并赋予“收藏”、“投资”等附加值,对丰富和张扬文化酒内涵具有引领作用,继“复古”、“窖池”、“纯粮”、“年份”等概念之后,白酒“洞藏”、“收藏”、“投资”概念悄然兴起,使白酒竞争内涵朝价值化、资源化、文化化方向发展。酒鬼酒公司是中国洞藏文化酒的开创者,开启了中国白酒贮藏科技新课题,首开“收藏”酒之先河,成为中国白酒洞藏工艺的实践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