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当前位置: 主页 > 品牌文化 > 酒鬼文化 > 文化篇 > 文化名人与酒鬼酒

 文人名人与酒鬼酒
——美酒传文化 文化助酒兴


 
  多年来,酒鬼酒引来了无数文化名人和社会名流前来瞻慕品鉴,留下了许多美文佳话。文朋诗友古来以酒会友,借酒兴情,酌酒抒怀,把酒话文,斗酒论诗。艾青、汪曾琪、臧克家、丁聪、王火、白桦、蓝翎、叶文玲、韩美林、李元洛、张贤亮、陈忠实、蒋子龙、沙叶新、犁青、流沙河、张一弓、张掮中、鲁彦周、苏童、马识途、徐光耀、王朝垠、白桦、高晓声、碧野等近百位文化名家前来酒鬼酒公司作客,欣然作诗题词,为湘泉酒留下了许多美文佳话。
 
一、湘西的馥郁味道
  气势磅礴的云贵高原,婀娜多姿向东逶迤而来,连绵起伏的葱翠山岭一望无际,在湖南西北犹如一条青龙昂首盘踞下来,这就是赫赫有名的武陵山脉。在武陵山系主脉的中心地带,吉首振武营喇叭山,一条幽林密布、气候温润的峡谷内,人们发现了造化天成的三眼清泉,终年潺流不息,清澈甘冽。
  好山出好水,好水酿美酒,这一千古名谚在这里得到了完美的诠释。这就是提炼了湘西山水精华、呈现天然的本源清丽之美而横空出世的湘泉、酒鬼酒。“天赐龙凤兽,酒鬼醉神仙”,全国作协原副主席蒋子龙在参观酒鬼公司后即兴题赞。
  “景最美在湘西,酒最好是湘泉”(作家银云)。这大自然恩赐的、潺潺不息的三眼清泉,是美丽的缔造者,也是生命的源泉,在这里幻化了神奇之后,升华成一种绝美的姿态和神韵,走出深山,开启了震撼大江南北、风靡海内海外的芬芳之旅。这正是:湘泉传万里 酒鬼香五洲(原四十七军军长黎原)。
  凭靠美妙绝伦、令人受用的的味蕾冲击和她那颇具质朴异美的土瓶麻袋包装设计,她迅速征服市场,产品供不应求,价格一度高居国内白酒榜首,甚至有不远千里登门求酒者。正所谓“酒香不怕湘西远”(诗人舒婷)。
  湘西,酿酒历史久远,更因盛产美酒被誉为“醉乡”,湘西人酿酒、爱酒、知酒、礼酒。而湘泉、酒鬼酒是湘西山水酿造的精灵,最契合湘西诡谲神秘的内在本质,她飘散着湘西的灵魂,最有湘西的味道。湘泉/酒鬼/是液体的诗…在我的酒柜里/最风光最芬芳的又是/湘泉和酒鬼…”蒙古族诗人、《民族文学》编辑室主任查干如是感叹。茅盾文学奖得主、《白鹿原》作者陈忠实在参观酒鬼公司后题词:湘泉聚灵秀,酒鬼壮远行。
 
二、天下文人皆酒鬼
  自古以来,文人墨客与酒就是形影不离的。他们以文赞酒,以酒催文,文助酒兴,酒开文思。“杯底论千古,笔下起狂飚”(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湘泉、酒鬼酒也不例外,从诞生起,就深深地与文学结下了不解之缘,强烈地吸引着海内外的文人诗客循着她的醇香一路行吟而来。“谈天说地需酒鬼,催诗助文有湘泉”(剧作家刘鸣泰),或是对“酒鬼”的天然清丽情有独钟,或是为“酒鬼”的独特醇香所吸引,文人们激情地步入了酒鬼酒文化圈中,从温馨、浪漫、豪情、诙谐等等不同的视角,著文作诗,题词赋怀,感怀“酒鬼”文化特质,领略酒鬼文化风采,挖掘酒鬼文化内涵,颂扬“酒鬼”文化精神,为酒鬼酒文化这只多彩多姿的桂冠镶嵌了一颗又一颗耀眼的明珠,也留下了一段又一段令人啧啧称赞的传奇佳话。酒鬼文化有如烂漫山花,姹紫嫣红,惊艳四方,形成了中国白酒行业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当之无愧地扛起了中国文化酒引领者的大旗:“香泉酒鬼惊四海,酒国文化领风骚”(台湾作家赴湘访问团团长程国强)。


 
  1986年6月的一天,著名导演谢晋为拍摄电影《芙蓉镇》选择外景来到长沙,当时的熊清泉省长用湘泉酒宴请谢晋,谢导饮下第一口后,立刻赞扬:“好酒,好酒!”接着谢导拿起酒瓶注目端详,得知设计者是黄永玉时,如获至宝,当场对熊省长说:“这两个空酒瓶送给我”。原来,谢导嗜好喝酒,且颇有品酒水平,是中国白酒名誉评酒委员,又有收藏酒瓶的习惯,他见到了别具一格的湘泉酒瓶,当然是爱不释手了。后来,谢晋在王村拍摄《芙蓉镇》期间,常与演员们一起喝湘泉酒,大家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谢导更是挥豪泼墨“龙泉凤泉寿泉酿湘泉,土家苗家汉家是一家”,赠与湘泉酒厂(酒鬼酒公司前身,下同)。
  著名军旅作家彭荆风,接待一位善饮的“下海”作家朋友,这位朋友经常应酬于巨商大贾之间,名牌好酒已饮遍,如何让朋友尽兴?他思索片刻,遂上湘泉以出新。友人果然没喝过此酒,但立即品味出,这是不同于浓香、清香、酱香型的一种酒。两人一气把一瓶湘泉喝了大半。彭见他喜欢此酒,临走赠他一瓶,因当时此酒好喝稀缺,彭荆风不由得感慨:“名马赠壮士,红粉馈佳人”。
  1993年11月11日,湘泉酒人去拜访诗坛泰斗艾青并请他为酒厂题辞。艾老已届84岁高龄,前几年又不慎跌断过右胳膊,已举步维艰。但年轻时曾寄迹过湖南的艾老却颤颤巍巍地欣然题写了他《酒》中的著名诗句“水的外形,火的性格”,赠与酒泉酒厂。


 
  “灵感源于湘泉,妙文出自酒鬼”(作家王朝垠)。1996年10月,中国作家协会在北京举办代表大会,期间,酒鬼酒公司举办“酒鬼酒会”,作家们兴致浓烈,举杯酣饮,祝贺酒鬼酒公司取得更大的成就。酒过三巡,他们文思勃发,豪情顿起,尽情泼墨。著名作家马识途:无酒笔不纵,无酒剑不雄。剧作家李凖:一壶酒,两管笔,三尺剑,四车书。著名作家张贤亮:天下文人皆酒鬼。作家、“太行奇才”王东满:东篱把酒黄昏后,为暗香盈袖。诗人汪曾祺:一尊湘泉酒,万里楚江风。湘西名酒让作家们灵思泉涌,热血沸腾!
  1997年10月,酒鬼酒公司举办作家笔会,全国二十余位著名作家以酒会文、以酒会友,畅饮湘泉酒鬼,挥洒文思豪情。著名作家从维熙一路旅行,一路评酒,他面对湘西的秀山丽水,神风奇俗,连连赞扬酒鬼酒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遂挥笔题写:酒中之圣,鬼中之雄。《欧阳海之歌》作者金敬迈对酒鬼酒公司的白手创业致以敬意:守成不易。作家李瑛高瞻远瞩:湘泉酒鬼,华夏之光。诗人白桦抒情:枫叶落纷纷,酒鬼伴我行;茫茫烟雨中,疑是湘夫人。作家叶楠大放豪情:放歌登武陵,纵酒下湘泉。作家叶文玲友情绵绵:君是醉乡仙,我是湘泉友。作家蓝翎触景感怀:明月清风酒一船。诗人胡昭总结:造酒和呤诗其实是同行,提炼令人心醉之物。
  1999年11月,酒鬼酒公司举办作家笔会,国内著名作家徐光耀、鲁彦周、陈建功、苏童、舒婷等十二人参加。他们醉于湘西山水,更醉于湘泉酒鬼那片真情。在晚宴上,酒鬼的真情让苏童、舒婷、陈建功、查干等人一醉方休。陈建功在他的《醉歌行》中写道:湘泉吾友真知我,备酒十斛何壮哉。携壶最妙逢知己,一樽可追三千载。从不曾喝过白酒的诗人舒婷,在湘西终抵不住酒鬼酒的诱惑“下水”了,醺然之后的她如凤凰涅磐:“咳,曾经沧海难为水,连‘酒鬼’都喝过了,还有什么可怕的?”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原著苏童,充满深情地写到:如此的山水酿造出人间美酒当然也是一种必然,这里的酒香佳酿是湘西之美的一部分,酒鬼酒不“打头”,打动的是心灵,当你举起盛满酒鬼酒的杯盏,同时也触摸了湘西的灵魂。这灵魂多么美好,这灵魂多么自然。《小兵张嘎》的作者徐光耀,吟咏湘泉酒鬼:她们是水做的女儿/有水的体态/水的心灵/…山山水水就滴遍了水晶/一颗颗带着酒香/永远剔透。在酒鬼公司艺术团的联欢晚会上,长篇小说《嘎达梅林传奇》的作者扎拉嘎胡趁着酒兴,深情献唱了一首高昂凝重、苍劲悠远的蒙古民歌《嘎达梅林》,他感慨:“歌情与酒鬼酒香同上我的心头。我陶醉了。我眼醉心醉神醉。”

 
三、宝岛酒鬼润诗文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随着两岸交流日益发展,国内知名白酒通过各种渠道纷纷登陆台湾,而湖南特产酒鬼酒是最受台湾政要们青睐的白酒品牌。据传,连战、宋楚瑜、马英九、吴伯雄、郝柏村等台湾政要一直对酒鬼酒情有独钟,只有在重要聚会和家宴场合才会拿出珍藏的酒鬼酒让亲友们品尝分享。特别是在2004-2007年期间,酒鬼酒在台北政坛的交际场合大出风头,酒宴上无酒鬼不欢,身价俨然取代了台湾金门的陈年高梁酒。


 
  2001年6月10日,酒鬼酒公司第一任董事长王锡炳、总经理宋清宏率代表团前住台湾考察,拜会了时任台北市长的马英九。祖籍湖南的马英九,操一口地道的长沙话与家乡客人交谈,让人倍感亲切。据王锡炳回忆,在向马英九赠送酒鬼酒时,他十分高兴,一边把玩酒鬼酒瓶一边连声说:“这可是酒中极品,好酒!”,为表示回馈,他亲手将一瓶金门高梁酒送给了王锡炳。马英九的嫡亲表兄、湖南省政协委员刘肇礼曾向媒体透露:马英九颇有酒量,却从不贪杯,平时喜爱喝点红酒。然而,外出赴宴时如果席间恰巧有酒鬼酒,马英九便会高兴地喝上几杯。特别是每当举行家宴的时候,必会拿出湖南特产酒鬼酒喝几小杯,聊慰思乡之情。
  2009年1月,首届湘台美食文化节在湖南长沙举行。酒鬼酒公司代表三湘人民向湖南老乡马英九、宋楚瑜及郁慕明先生赠送了酒鬼洞藏文化酒,为台湾同胞们送去了最诚挚的问候和祝福。


 
  2010年6月25日,酒鬼酒公司党委书记滕建新随湘西自治州考察团赴台湾考察,一行受到了国民党荣誉主席吴伯雄和亲民党主席宋楚瑜的热情会见。当州委书记何泽中将一瓶洞藏酒鬼酒送给吴伯雄时,他非常高兴,对洞藏妙品酒鬼酒大加赞赏。次日,亲民党主席宋楚瑜会见考察团,滕建新择时将酒鬼酒送给他,宋楚瑜捧着酒连连道谢,高兴地说:“家乡美酒、太好了!酒鬼酒我知道。名气大得很呢!”,他反复看着酒盒,一边饶有兴趣地读着:“洞中方七日、世上几千年,洞藏妙品”。随后,在台北六福皇宫举办的150多名工商企业界、旅游界人士和10家新闻媒体参加的品酒宴会上,每桌有两瓶酒鬼酒,整个宴会大厅弥漫着独特的馥郁芳香,滕建新乘着酒意即兴唱了起来:喝了酒鬼酒,上下通气不发愁,喝了酒鬼酒,一人敢走青山口……众人随声而和,将整个宴会掀向高潮。会后先后有十余家台商找到滕新建商谈,纷纷要求与酒鬼酒公司进行战略合作。
  据了解,台湾人口相当于内地的1/50,但其酒类消费额却相当于内地市场的1/8。因台湾对白酒厂地的限制,大陆很多白酒是通过走私渠道或转口贸易的方式进入台湾,因而酒鬼酒成为台湾政要聚餐酒宴上的稀缺之物,自有不少政坛人士以“酒鬼”同好自居,纷纷请台商代购入台,但因受台湾商贸政策的限制,台湾民众想喝到真正的酒鬼酒并不容易,大都是通过台商和游客携带入岛。因此,在交际场合,台商们纷纷以家有酒鬼而自诩。当然,酒鬼酒名噪台湾,更与台商们的喜爱、推崇和口碑密不可分。已故台塑集团董事长王永庆是一个知酒善饮的大企业家,还是一个白酒品鉴行家。不过,王永庆最爱的白酒却是酒鬼酒,每次回台都要携几瓶。王永庆的生活一直很简朴,平时从不铺张,只有在“大选”这样高规格的聚会,他才会在自家设宴,并备上心爱的“酒鬼”,招呼一些媒体界人士“把酒论选举”。高兴时,一次他就可以喝上十杯酒鬼酒。
  有好酒,自然少不了台湾文人。著名文学评论家李元洛曾说:“世界上只有湘泉美酒才能催李白从唐朝醒来”。据其介绍,湘泉、酒鬼在台湾文学界声名显赫。台北的文友聚会时,湘泉、酒鬼更常是话题之一。著名作家、诗人萧飒、洛夫、姜穆文、周鼎、张默、痖弦、向明等纷纷前往大陆寻香而来,在酒鬼产地采风举杯,留下许多墨宝,继后又写出不少关于酒鬼酒的美文。这其中,与酒鬼酒结缘最深的要数台湾诗魔洛夫先生。


 
  1988年9月,台湾诗人洛夫一行在作家孙建忠、李元洛及香港诗人犁青的陪同下来到酒鬼酒公司,受到热情款待,品酒之余,洛夫先生趁酒意犹醺,卷袖提笔,写了一首打油诗《酒鬼饮湘泉》:酒鬼饮湘泉,一醉三千年;醒后再举杯,酒鬼变酒仙。1995年11月,洛夫又随台湾作家赴湘访问团一行13人,在团长程国强(台湾作家协会理事长)的带领下,再次访问酒鬼酒公司。事过七年,见酒鬼公司不断发展壮大,洛夫先生心情格外激动,酒席间不禁诗兴大作,随即提笔写道:重游湘泉城,酒鬼远相迎;裂嘴对我笑,酒仙是财神。畅饮酒鬼酒之后,他又即兴走笔:“饮酒鬼之后,如作草书,便觉有酒气拂拂,从十指出也。”
  1990年11月,著名诗人公刘一行应邀到湘西讲学和采访。在湘泉酒厂,客人们尽情品尝湘泉、酒鬼,唯公刘以饮料代酒。在厂里负责人给他敬酒时,公刘难为情地说:“真是对不起,我是滴酒不沾。”同行的作家们听说后围了过来,又劝又激,有位作家借题发挥,说台湾的洛夫先生对此酒如此赞赏,你老先生滴酒不沾,岂不扫兴?。这一来,只见公刘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涨红着脸说:“一股暖流入心田,好酒!好酒!”也许是“酒鬼”催发了他的诗兴,当天晚上,他提笔挥毫,步洛夫《酒鬼饮湘泉》诗韵而作诗一首:才尽方恨晚,醉乡幸悟禅。天天充酒鬼,渐渐混诗仙。
原藉贵州的苗族作家姜穆文酒缘深,遍尝天下名醪,但一提到湘泉酒鬼,他每次都眉飞色舞,口角生津,说话颇有绿林好汉的豪气:“那才是酒中妙品啦!没有喝过‘湘泉’的人,不能叫做喝过酒!只喝过‘湘泉’没喝过‘酒鬼’的人,也不能叫做喝过酒!”台湾酒名与诗名并美的诗人周鼎,在《桂花鱼》一诗中歌曰:“湘泉可醉兮/何事可忧?”他真是乐美酒以忘忧了。祖籍湖南的台北诗人、《蓝星》诗刊主编向明最喜湘泉酒鬼,家中时有柜藏,每每遭文友搜饮,他题词赞之:岂止湘泉好醉,更有酒鬼称雄。
台湾旅美诗人纪弦品尝酒鬼酒后,趁酒意犹熏,卷袖提笔,颂赞酒鬼酒:“这是我生平喝过的最好的酒,酒从喉咙里下去,就像一把刀子一样把我分成了两半,一半是刚烈,一半是温柔啊!”后来他诗意盎然,提笔疾作《酒鬼颂》,发表在台湾诗刊《创世纪》。诗中“酒想”联翩,盛赞酒鬼。  
  酒的香醇使“李白李白飘飘然,陶然陶然飘飘然”。
  白酒是中华民族文化的精粹,而馥郁酒鬼酒则是盛开在中华酒林的一朵奇葩,是中华文化酒的典范,自然受到台湾宝岛素好传统文化政要、商人和文人的追求,一湾浅浅的海峡也自然阻挡不了这缕“馥郁”芬芳漂洋过海……
 
四、文化酒鬼酒 人生馥郁香


 
  201011月6日,摘获湖南省第十一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的大型电视连续剧《借问英雄何处》在永顺县芙蓉镇隆重举行开机仪式。该剧由实力派演员唐国强、孙海英等联袂主演。“无酒笔不纵,无酒剑不雄”,在仪式庆祝宴会上,热情好客的湘西人呈上了湘西最好的美酒—--内参酒,盛情款待远方的客人。席间,当包装精美、典雅庄重的内参酒上桌时,该剧民俗顾问、时任州委副书记彭武长(现为湘西州人大主任)介绍说,酒鬼酒公司采用了湘西传承千年的酿酒技艺独创了馥郁香型白酒,具有前浓、中清、后酱的鲜明特色,令人回味无穷;酒名、包装都是由湘西籍艺术大师黄永玉创意、设计,立意“高端专用,内部参读”,故名“内参”,这是我们湘西最好的酒。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会长、著名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唐国强听完介绍后,饶有兴味地端起内参酒瓶,好奇地凑近瓶口,随着一缕清香扑鼻,他不由连声赞叹,杯酒释人生,真是让人飘飘欲仙呀。
  2013年6月29日,“我是酒鬼”征文大赛颁奖仪式暨“我是酒鬼”作家笔会在吉首市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14位知名作家、30位获奖作者出席此次会议。会上,作家们品评无上妙品,畅谈馥郁人生,欣然题诗作词,为酒鬼酒挥毫泼墨,留下了许多美文佳话。出席会议的作家来宾有:尹汉胤(中国作家协会组联部副主任)、张陵(作家出版社总编辑)、吴克敬(陕西省作协副主席)、肖克凡(天津市作协文学院专业作家)、龚爱林(湖南省作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王跃文(湖南省作协副主席兼秘书长)、蔡测海(湖南省作协副主席)、梁瑞郴(湖南省作协副主席)、水运宪(湖南省作协前副主席、《文学界》主编)、聂鑫森(湖南省作协前副主席)、姜贻斌(湖南省作协副主席)、凌宇(湖南省作协前副主席)、马宁(《湖南日报》常务副总编)、田瑛(《花城》主编)。



 
  据统计,湘泉、酒鬼自诞生起的数十年来,先后有数百名海内外作家、名人等不吝泼墨,或述其清丽,或赞其雄阔,或叹其妙爽,或道其诙谐,本文限于篇幅,无法尽数,下面再撷其一二,以飨读者:
  诗人臧克家:酒常知节狂言少;作家王蒙:可口怡神;剧作家吴祖光:生正逢时;香港诗人犁青:神州名士多,酒鬼最风流。心净如湘泉,闲时爱糊涂。醉后吐真言,无上妙品就是我;作家高晓声:流久水穿石,酒好鬼封神;茅盾文学奖得主王火:酒鬼在吉首,馨誉在神州。湘泉滚滚流,酒鬼满街走;苗族诗人石太瑞:日思夜梦几多年,乡情一壶在眼前,瓶塞未开已先醉,人间美酒是湘泉;文学评论家季红真:饮罢酒鬼思山鬼,醉倒湘泉知湘人;著名书法家计燕荪:十里散香苏地脉,酒鬼湘泉皆上品;作家海笑:酒鬼酒真好,湘泉人更美;作家高平:喝了酒鬼不怕鬼;书法家黄苗子:湘西美酒郁金香,土罐麻包别样装。但使湘泉能醉客,何妨酒鬼遍西洋;台湾书法家王积芳:酒鬼香醇甘自然,吉首湘泉首创建,西欧名酒皆殿后,饮者众翼醉忘年;台湾作家萧飒:醉眠不觉晓,东歪又西倒,昨夜筵席中,酒鬼喝多少。
……
  豪情与美酒,自古常相随!古来文人们喜怒哀乐,欢亲送友,离情别绪,忧愤牢骚,都伴随着美酒。中国几千年的文学史,也是一部酒史。诗人汪承栋在他的诗中这样描述湘泉、酒鬼的性格:“我本想捞个“醉”字/没捞着,却/抓得一把灵感…”、“从湘泉捞起来的诗点得着火…”酒鬼酒作为中国文化酒的引领者,当以文为魂,把酒当歌,义无反顾地扛起酒文学大旗,让她永远迎风招展。正如《中国作家》副主编高洪波在他的诗中曼妙地道出酒鬼酒的文化灵魂:屈原与沈从文的的歌吟/存入这美妙的容器里/酿成一缕扑面的馨香/扳开封皮/且斟半盏入口/轻呷细品,慢咂/楚文化之魂魄/便浸润了你的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