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当前位置: 主页 > 品牌文化 > 酒鬼文化 > 文化篇 > 湘西酿酒历史文化

湘西酿酒历史文化  

 
里耶秦简——2002年在湘西州龙山县里耶镇里耶古城1号井出土了三万七千余枚秦简牍,相当于此前中国所出土秦简总量的十倍,改变了几千年来秦史学术的面貌,独立构建起崭新的秦史研究框架。史学界认为是继秦始皇兵马俑之后秦代考古的又一重大发现,其学术价值足以与敦煌文献、殷墟甲骨媲美,被誉为“北有秦俑,南有秦简”。 2002年11月,里耶古城遗址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8年6月,里耶镇被授予“中国历史文化名镇”称号。




 
 
溪州铜柱——据《永顺县志》记载,后晋天福四年(公元939年),溪州土家族首领彭士愁率万余人马征辰、澧二州,楚王马希范派大军镇压。血战经年,后彭与楚议和结盟,立铜柱于会溪坪野鸡坨。铜柱上镌刻着溪州之战的经过和双方盟约条款。盟约确定,楚对溪州属地免征赋税,不抽兵差;楚军民不能随意进入溪州;溪州各部落酋长如有罪过,只能由彭士愁科惩,楚不能出兵干涉;确认彭士愁为溪州刺史,开始了溪州八百年土司王朝的统治。溪州铜柱于1961年列为国家重点保护文物,目前陈列于永顺县芙蓉镇(王村)。


湘西陶器文明——在湘西吉首河溪、泸溪浦市、保靖昂洞、龙山里耶等地的新石器时代地下遗存中,在龙山里耶、桑植朱家台、保靖四方城、永顺不二门及老司城等商周时代以来的古代遗址及古墓群中,均出土了大量陶器,并发现陶窑,其中酒器繁多,印证了湘西酉水流域陶器文明源远流长,民族酒文化蔚为壮观。


 
酒鬼酒——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出品的酒鬼酒、内参酒、洞藏酒、湘泉酒,开启了中国陶瓷包装的新时代,湘泉酒陶瓶身上精美流畅的弦纹,酒鬼酒、洞藏酒陶瓶身上粗素有致的麻袋纹,一直留存着湘西古代陶器纹饰的遗风。

 
走进“醉乡”——中国湘西
  高山有好水,好水酿美酒,天下皆然。
  湘西位于云贵高原余脉武陵山区,处在全国罕见的“三个自然带”上,即气候上的微生物发酵带、土壤中的富硒带、植物群落的富亚麻酸带,这是中国的 “酿酒黄金地理带”,也是全国旅行者向往的梦里故乡和神秘家园。这里峰峦险峻,山川秀美,武陵山脉雄贯全境,五溪逶迤竞流洞庭;这里民族集聚,和谐交融,民风淳朴,重情厚义,楚风傩韵,千年不衰。
  早在夏《禹贡》中湘西就被称为“荆州”之地,商为荆楚“鬼方”之域,西周至春秋属楚“黔中地”,战国至秦属“黔中郡”。悠远的传奇历史、秀丽的生态环境和多元的民族文化孕育出积淀深厚、含蕴独特的文化景观,生长于斯的土家族、苗族、侗族、瑶族、白族等少数民族历来深谙酿酒之道,创造了灿烂的民族酒文化,独特的酿酒技艺代代衣钵相传。

1、无酒史不雄
  据《山海经》、《水经注》等史籍记载,在距今两千多年前的秦汉时期,酉水就以酉溪之名著称于史。东汉刘熙在《释名》一书中说“酒,酉也”。酉字,在甲骨文和金文中即为酒坛的象形,在与酉相配的文字中大多与酒有关,如造酒为酝、酿,买酒为酤,敬酒为酬、酹、酌、酢,畅饮为酣,狂饮为酗,醉酒为酕、醺、酩、酊,酒之色为配,酒浓为酷、酽、醇,甜酒为醴,毒酒为酖,酒器为尊等等。这足以证明中国古代酿酒业异常发达并与酉字息息相关。
  酉水—湘西的母亲河
  酉水,湘西的母亲河,因酉氏族居住而得名,后人以酉人或里人、醴人等相称以示尊贵。酉水流域分属湘、黔、川(渝)、鄂边区的武陵山地,为酉人的世居地。秦汉以来,封建王朝对湘西各地的管制常以“酉”、“醴”等字置名,至今武陵山区以“酉”命名的河流山川及地名不计其数。据秦简《日书》等古文献记载:“酉”之为“酒”,“酒”从“氵”(水)从“酉”,酉日“渍米为酒,酒美”等。从云梦《睡简》(甲、乙种)得知古字“酉”之为“酒”,与许慎《说文》中“酒从‘氵’(水)从‘酉’”相契合。
  在湘西龙山里耶出土的秦简牍中有多处关于“祀先农”的记载:“卅二年三月丁丑朔丙申,仓是佐狗祠出祀先农余彻酒一斗半斗,卖于城……”,佐证了“酒”是秦代最重要的祭品,在祭礼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在湘西酉水流域,里耶战国古城遗址、里耶大板西汉古城及古墓群、永顺王村战国及西汉墓、保靖魏家寨西汉古城及古墓群、保靖四方城战国遗址及古墓群、保靖马王大坝东汉墓、古丈河西镇战国及西汉墓葬、永顺县不二门周代洞穴遗址、永顺县老司城遗址等商周以来的古城、古作坊、古窑遗址及古墓群中,出土了大量与酿酒、储酒、盛酒、饮酒密不可分的陶质及青铜器皿。

 


铜质温酒器皿,保靖清水坪西汉墓地出土
 



铜樽酒器,保靖清水坪西汉墓地出土
 
 


铜扁壶,保靖清水坪西汉墓地出土



酉水流域出土青铜酒器
 
 
  1993年5月,在酒鬼酒公司第一代陶瓶生产基地——保靖龙溪乡汉代迁陵县城遗址“四方城”考古发现了战国粮窖,内残存的高粱、小米等粮食清晰可辨。1998年4月28日,在酉水河南岸保靖县清水坪汉墓中,在贵族陈过墓中出土了一件直筒形青铜酒器“卮”。同时还发现了铜鐎壶、钫壶、圆壶、瓿、陶罐等盛酒器物,在一件麻布纹陶罐内,竞发现留存了二千多年的美酒。
  这足以证明湘西酿酒文明至少可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酿酒技艺在楚地湘西已广泛运用。

2、无酒陶不美
  湘西地区的新石器时代地下遗存已发现80余处,出土了大量彩陶、绳纹罐,戳印和刻划纹极具特色,由篦点组成的鸟纹、太阳纹尤显神秘。湘西地区商周、春秋战国、两汉以来的古遗址及古墓葬群中,出土器物以陶器居多,釜、鼎、瓮、壶、罐、钵、缸、敦、盆、簋、碗、豆、盂、鬲、杯、纺轮、曲腹杯、筒形瓶、折腹壶等形态多姿,麻袋纹、弦纹、网纹、水波纹、绳纹、曲折纹、刻划纹、方格纹、戳印纹、圆点纹、斜线纹、席纹等纹饰丰富多彩。
  美术大师黄永玉设计的陶瓶酒鬼酒、湘泉酒、内参酒身上,仍留存着远古时代陶器文明的遗风,优美的麻袋绳纹、弦纹,随意中隐含了艺术大师“雅源于俗、美藏于凡、妙隐于简”的设计理念。